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摩擦密封材料网!
中国摩擦密封材料网 > 行业转型升级 > 正文

2022年结束!近20家企业将退出历史舞台 客车行业迎来新一轮洗牌

2019-06-10    来源:盖世汽车资讯

虽然才过完5个月,2019年商用车市场看起来却有点不容乐观。卡车板块,重卡市场由于终端需求不如人意,已经连续两个月销量下滑;轻卡市场,因为大吨小标事件发酵导致重载车开始被三部门着力治理,也将开始受到较长一段时间的不良影响。

客车板块,则主要是受补贴政策调整的影响,再加上公交车市场严重透支、公路客车市场规模缩水等因素,客车企业的盈利水平开始遭遇新的挑战。

不久前,在2019客车行业形势分析会上,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副秘书长余振清发表了《2019年客车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的主题报告。在报告中,他指出,客车行业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主因是新能源政策,洗牌周期将在2022年前后结束;他认为,经过这一轮洗牌后,客车行业中表现活跃的企业预计将只能剩下30家左右,有近20家企业将退出历史舞台。

一季度增幅失真” 客车企业日子其实很难过

从数据来看,今年一季度,5米以上客车累计销售38530辆,同比增长4.58%,其中座位客车(公路客车)下降7.32%,校车下降41.32%,公交客车增长32.1%,其他客车增长67.07%。备受大家关注的新能源客车,今年一季度(1-3月)5米以上车型销量15775辆,与2018年相比,新能源总销量增长了54.13%,其中座位客车增长了165.62%,公交客车增长了49.88%

余振清表示,虽然整体看来市场销量相比去年实现正增长,但这个增幅其实是有点失真的。客车企业的日子非常难过,一方面是订单少,另一方面是利润状况和各方面的经营都出现了问题。他指出,数据失真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是翘尾因素。它影响的主要是新能源,而新能源客车一季度销量不错。201712月新能源客车销量高达35685辆(是新能源客车市场启动以来的最高值),主要原因是担心政策变动导致订单提前,2018年一季度受到一定影响,新能源客车销量仅为8802辆(导致2019年同期基数较低)。而201812月新能源客车销量只有29093辆(20151231845辆,20161231744辆,201812月是新能源市场启动以来的最低值);但2019年一季度并未受翘尾因素的影响,新能源客车销量达到15775辆,同比增长54.13%

二是偶然因素——南京金龙。南京金龙今年一季度销量中包含2168辆新能源物流车,上年只有62辆,影响同比增幅提高24个百分点。可以说,南京金龙一家拉动了全行业新能源增幅的一半。

余振清总结道,一个翘尾因素加一个偶然因素,导致今年上半年或是今年1-4月份数据有些失真,即不能真实反映整个行业的形势,或者说不能真实反映市场现状。实际上,今年以来或者从去年开始,行业形势非常危机,企业也感觉到非常难受。一些主流的客车企业都在做人员方面的调整,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体现。另外,从主流企业的盈利来看,很多企业是属于大幅度下滑的状态。

新一轮洗牌开始 2022年行业格局发生重大变化

对于行业形势,余振清认为,随着市场规模的萎缩和经济效益的下降,行业的格局将发生重大变化。根本原因在于新能源政策。曾经新能源政策对客车行业支持力度非常大,但是未来格局的变化可能也是因为新能源政策的影响。

未来行业格局的变化,必须要说的是两个漩涡”——“新能源补贴漩涡沃特玛漩涡

新能源补贴漩涡已经明朗,有一些企业已经沉沦,还有一些正在沉沦,有被处罚的,有资金链断裂的,有停产的,有转卖的,也有等待重组的。在这个漩涡中,至少有近10家企业已经或正在经受煎熬。在补贴正式退出之后,这个漩涡的威力才会消散。

沃特玛漩涡,现在涉案的企业大概20家左右。目前大家谁也不敢揭这个盖子,因为杀伤力非常大。一揭开,可能很多企业就要完蛋,有的企业可能损失几千万元,有的企业甚至几亿元,甚至达到40亿元。这两个漩涡导致的两大难题需要解决,一是售后服务,沃特玛停摆,售后服务势必要转嫁给整车企业,其中的官司永远掰扯不清,而且时间很长;二是清理库存,由于电池问题,用户拒绝执行订单,不少企业库存了数量不等的等待交货的客车,不仅收不到货款、拿不到补贴,还要承受供应商的压力,动辄数千万甚至数亿元;怎样消化这些库存,车企进退两难。客车行业是一个微利行业,一个企业利润一年两三千万元,十多亿元那要多少年才能够消耗掉呢?

既然这一轮洗牌主因是新能源政策,因此其洗牌的周期、洗牌的强度、洗牌的结果都不难预测。首先,洗牌的周期将在2022年前后结束,因为新能源补贴将在2020年结束,由于有2万公里的补贴条件,其影响力至少延后两年。

第二是洗牌的强度将超过以往,除了以上描述的两个旋涡的影响以外,准入管理门槛的提高影响也不可忽视。2018812日,国家工信部于公布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大幅提高了新能源汽车的准入门槛,其中有8否决条件,申请的企业只要超过两项的否决条款未达标,就会被认定为不符合准入条件。而这8否决条款主要关注新能源汽车的开发和制造技术,这些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投入,更需要多年的技术积累。这些严格的规定,无形中就让那些没有集团背景的中小型企业和新成立的新造车公司处于劣势。

第三是经过这一轮洗牌之后,到2022年前后,客车行业中表现活跃的企业预计将只能剩下30家左右,有近20家企业将退出历史舞台。

结束语

只有洪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新能源客车领域在这一轮市场洗牌中,谁会坚持不下去呢?